精準訂價(Confession of the Pricing Man)讀後感2---價格對獲利的重要性


價格對企業的獲利有明顯的影響。

譬如賣一個100塊的東西。假如毛利10%,也就是賣一個賺10塊錢。只要打95折,賣95塊,毛利就會打對折,剩5塊錢。

也就是說,售價打95折時,營業額要多一倍才能彌補毛利的損失。

很多經理人在價格上讓步,為的就是”市占率”三個字。但問題是,市占率高不等於獲利高。但經理人眼中,市占率似乎就像是自己的領地一樣。市占率下降,代表被對手侵門踏戶,是不能忍受的。所以寧可在價格上退讓,也不讓對手有機會。

太多執行長都忽略了這個簡單算術與價格的重要性。

作者提供他的親身經驗。在跟某城市的希爾頓飯店經理談話時,經理抱怨,”今晚房間還空了五間,沒人住。”。作者說,”我寧可房間價格更高,空房更多。”這位經理人似乎很難理解,作者的提議其實會讓飯店賺更多。

還有通用汽車,在金融海嘯的經濟衰退期間,以29%市占率為目標,大打價格戰。卻是愈打愈輸。公司的獲利跟市占率反而雙雙衰退。

提供產品或服務的公司,面臨兩個明顯的囚徒困境。

閱讀全文

Vanguard FTSE Pacific ETF分析介紹(VPL,2018年版)

美股代號VPL的Vanguard FTSE Pacific ETF成立於2005年三月4日。追蹤FTSE Developed Asia Pacific All-Cap Index。

指數名稱中的All-Cap字樣,代表它是一個同時囊括大、中、小型股的指數。

投資美國以外國際市場的VGK,VPL和VWO都是在2015更改為納入小型股的全市場指數。追蹤全市場指數的投資工具,讓投資人可以取得更完整的市場報酬。

FTSE Developed Asia Pacific All-Cap Index包括亞太地區的六個成熟經濟體,其比重如下:

日本 58.4%
澳洲 16.3%
韓國 12.7%
香港 8.6%
新加坡 3.2%
紐西蘭 0.8%

日本占指數近六成的比重。所以日本股市與日元的表現,會對這支ETF有決定性的影響。

VPL內扣總開銷是每年0.10%。

在亞太成熟市場方面,目前台灣本地市場有幾支ETF。投資日本有國泰日經225ETF、元大日經225ETF與富邦日本ETF。投資香港的FH香港ETF與投資韓國的元大韓國ETF。

這些標的都是單一國家ETF。假如只買日本ETF,那只會投資到亞太市場的六成,其它市場都錯過了。假如自行用日本、香港與韓國ETF來投資,又會形成一個多標的的投資組合,管理上比較費力,也還只包含到三個亞太的成熟經濟體。

從這個討論,跟之前VGK文章中的討論,可以知道,要用台灣當地的指數化投資工具組成一個低成本的全球股市投資組合,還是有很大的困難。

根據美國晨星資料,VPL資產總值51.7億美金。平均每天成交量33萬股。

根據2018一月底資料,VPL的前十大持股分別是:

閱讀全文

面對風險的過與不及(Risk-On and Risk-Off)

一片藍天的時候,反而是要小心萬一刮大風下大雨時該怎麼辦的時刻。

股市連續幾年的上漲,有些投資人開始出現較大膽的行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借錢投資。

常見支持這麼做的論點就是:

"借款利率那麼低,股市漲一年就20%,何樂不為?"

不僅投資人自己會這麼想,更有銀行人員鼓勵客戶借錢買基金。這樣一來,銀行放款業務有,基金行銷業務也有。投資人這一頭牛被剝了兩層皮,還自以為是在”掌握投資機會”。

借款投資,使用槓桿,是一種在投資世界追求”最佳化”的行為。但請特別注意,這也是一種讓自己脆弱化的做法。

假如投資100萬,全都是自有資金,那麼市場要跌100%才能將你掃地出局。

但假如投資100萬,自己只出20萬,另外80萬是借來的,那麼市場只要跌20%,你就一無所有了。

投資不能只想好處,要想到壞處(也就是風險)。借錢投資不能只想到獲利翻倍的效果,也要想到它虧損加倍的那一面。

這種大膽行為的對面,則是過度擔心風險,以為市場風險必定就要出現了,接下來就要大跌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