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條較少人走的路(The Road Less Traveled)讀後感1—從歧途成為主流

The Road Less Traveled是Vanguard創辦者John C. Bogle所寫的文章,也是他在2017四月在美國晨星投資大會(Morningstar Investment Conference)演說的骨幹內容。

文章一開始,柏格提到了一件陳年往事。

在1974,他在洛杉磯,見到了幾位資產管理業界的老朋友。其中一位是American Funds總裁,Jon Lovelace。
(American Funds,這個名詞對投資金律的讀者應不陌生。它是William Bernstein唯一會考慮的主動型基金業者。在美國聲名卓著。)

Jon跟柏格說:”聽說你要成立一家完全由投資人共有的資產管理公司?”

柏格說對。

Jon不太高興,他說:”If you create mutual structure, you will destroy this industry.”

假如你創建了共有結構,你會毀了這個基金業。

柏格本身對Jon是相當敬重的,但柏格也在自己的路上堅持創立了由投資人共有的Vanguard資產管理。

到了2017的現在,Jon的確對了。Vanguard管理4兆美金資產,占美國資產管理業界23%,在2016年吸收了3040億美金的資金(這是當年美國基金業吸收資金的171%,171%?這大於100%,這是怎麼回事?有業者可以達到100%以上的年度市占率嗎?詳情請見2017 Investment Company Factbook讀後感1—主動型基金的潰敗)

共有結構的確對替經理人與股東賺錢為目的的基金業者形成重大威脅。

柏格接著解釋,這一切,是如何從零開始的。

從一開始Vanguard的創立,到發行指數型基金的背景,柏格再次講述了他多次在著作與演說中提到的故事。

然後他提到了SPIVA的成果。今年的SPIVA是首次有回顧過去15年經驗的成果統計。指數化投資在各市場,各資產類別都獲得傑出的成績

這些往事,可能不少讀者都已經知道了。這篇文章特別的地方在於,柏格討論,其他資產管理業者該如何面對這個變局。

柏格在提到自己的看法之前,他先提到三位人士的解決方案,頭兩個是Laurence Siegel和John Rekenthaler,他們都是業界人士。但這裡最有趣的是第三個提案,由知名顧問公司麥肯錫(McKinsey & Company)提出:

“ new vectors of growth and productivity… strategic agility… retool their organizations, change internal mindsets, and take a bifocal approach to resource allocation.”

然後柏格問:

“Did any of you readers understand the consultant-speak gobbledygook any better than I did?”

所以,假如下次看到什麼麥肯錫顧問的書或建議,不知道他在說什麼,覺得言高意遠但卻不知如何應用,不要擔心,這不是你的錯。柏格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了。

這三個方案柏格先生全部不同意,他認為資產管理業者會有兩個不同方向的演變,依公司結構而定。

待續...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那條較少人走的路(The Road Less Traveled)讀後感2—服務他人的事業理念

Common Sense on Mutual Funds十週年紀念版讀後感1—投資的矛盾

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1—投資與投機的衝突

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讀後感

John Bogle on Investing讀後感1---對比陳述

Bogle on Mutual Funds讀後感1—用基金投資的理由

“夠了”讀後感

The House That Bogle Built讀後感---敗部求勝

2 comments:

阿甘 提到...

謝謝綠角的分享,不確定以下的 thau 是否是 typo.
“Did any of you readers understand thau consultant-speak gobbledygook any better than I did?”

綠角 提到...

謝謝幫忙
已經修改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