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大歷史”(Sapiens)讀後感1---社會演進的單行道


之前看了“人類大命運”,發現 Harari這位作者不僅觀點獨到,而且文筆順暢。書實在好看。於是買了他更早發行的 ”人類大歷史”

這本書一樣精采好看。

首先他用宏觀的視野,解釋原始人類從非洲開支散葉的足跡。我們目前認為的人類,就是單一種族,智人。我們對於世界上原本存在很多種”人類”的狀況,可能會覺得有點不安。

目前的單一人類物種,智人,取代了尼安德塔人等各地區原本存在的人類。而他們勝出的原因,可能在於獨特的語言。

這是一個太多人不知道的人類史第一次革命,叫”認知革命”。約發生在距今七萬年前。

首先是出現了可以有效傳遞訊息的語言。這讓原始人類對於自身聚落中人與人的關係與外在環境,有了更好的掌握。

而更特別的是,人類語言可以用來傳遞根本不存在的事物資訊。譬如原始人可能會說”這隻獅子是我們部落的守護神”。沒有狗、貓、猴子、大象或其它動物,會有這種想像。

這不僅讓人類有了想像的空間而已,它還讓人類可以共同為想像的事而合作。譬如一齊建一座太陽神神廟,為了活在人間的神,也就是法老,建一座金字塔,為了錢,努力工作。神、法老、錢,都是由人類的想像附與價值與地位的東西。

這個概念作者在也“人類大命運”中再次討論。就是這個想像的意義,讓人與眾不同。

更特別的是,虛構的故事與意義,帶來”文化演化”的途徑。

絕大動物的行為模式由基因`決定。譬如貓捉老鼠時的準備與進擊姿勢,那就是貓爸和貓媽遺傳給牠的。只要這個基因沒變,千世萬代的貓,都會用相同的動作抓老鼠。要變,就只能改基因。

但人的行為模式,除了基因之外,還有文化控制。只要這一整群人改變他們相信的東西,他們的行為模式就會改變。

相信帝王是天上派下來管理人群的天子,人民會服從於專制權威。等到人們相信人人有天賦人權,那就是要每一個人出門投票,來決定領導者與政策制定者才對。

文化演化是一條比基因演化快很多,也靈活很多的路。從認知革命之後,人類已經在這條路上走了幾萬年,把地球上其他物種遠遠甩脫掉。

但這條路,是否真的讓人更快樂呢?

原始人類生活方式是採集者,四處隨著資源移動。之後再改為農業定居模式。

我們過去學習到的歷史觀都把這稱為”進步”。但作者讓我們看到不同的觀點。

採集者有多種食物來源,譬如野豬、兔子,野生果實。他遇到那一種東西,就吃那一種。這叫多種營養來源。而且,假如某種生物因為被過度採集或是其它原因,造成數量減少,採集人類就自然的改用其它食物來源。或許這也是一種更為環境友善的生活方式。

換成農耕之後,人類仰賴單一食源。譬如稻米、玉米,馬鈴薯。假如耕種的農地遇到蟲害或是乾旱欠收,那就是難過的饑荒。而且單一食物來源也代表營養上較不健康。群體定居的人,造成環境髒亂,易滋生蟑鼠,傳播疾病。

骨骼化石證據發現,採集人類比起農耕人類的身高更高,更健康。

所以農業到底有什麼好處?

農業的重點就在於,它可以讓每單位面積的土地,養活更多人。

它的意義在於,”讓更多人類,以更悲慘的方式活下去”。

重點就在於”更多人”。以演化觀點來看,物種的成功就在於更多的個體數。假如物種滅絕,那麼就是個失敗的演化終點。

也就是,農業帶來人類整個族群的演進,代價是個人生活的退步。

而且從狩獵採集到農耕,是條單向道,不能後退。任何因為農耕而養活了多很多人的社群,假如回頭採行狩獵的生活模式,會造成大量成員死亡、社會崩解。

而採集族群與農耕社會競爭資源,通常是人少不敵。

所以,人類就被迫在這條社會演進的單向道上,繼續往前。

這時讀者就會想,從農業進到工業社會,人有變得更快樂,更滿意自己的生活嗎?

來個原始人類生活體驗營,有三個選項:

18世紀初英國工人體驗: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反覆從事單調相同的機械化工作。

亞述帝國農民體驗:從日出,到日落,引水,犛田,餵養家畜。

非洲原始採集生活:早上追尋足跡,獵殺野鹿。下午採集果子、乾草、木材。

你想體驗那一個?

更進步的社會,未必等同於更滿足的生活。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人類大歷史”(Sapiens)讀後感2---三大全球性統合力量

“人類大歷史”(Sapiens)讀後感3---信任的重要

“人類大命運”(Homo Deus)讀後感2---現實為想像服務

西方憑什麼(Why The West Rules For Now)讀後感2—衡量社會發展

槍炮、病菌與鋼鐵讀後感---洲際發展差異的成因

“大崩壞”讀後感1---太平洋邊疆

2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研究人類歷史就可以很輕易發現,成功族群(常常是人口成長最快)通常未必是文化更優秀,生活品質更好的族群,過去戰國時期最暴虐的秦朝-最後統一了諸雄,暴秦所孕育的窮山惡土最後又孕育出了搞出大飢荒與文化大革命的共產黨,同樣的西方也有相同邏輯-野蠻的日耳曼民族最終結束了羅馬帝國...更文明更幸福的文化-不見得會是最後的贏家,人類發展最諷刺的一點。

史提夫 提到...

現在大家跟18世紀初英國工人沒什麼不同: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反覆從事單調相同的機械化工作

每個人的差異只在不同的機械化工作